禁止转载,茂灵洁癖

【茂灵】春海

春海  


  夏日中午,天气几乎要把人热化,金红色的热潮拼命往鼻子里灌,肺叶风箱似地张开,但呼吸却浅,怎么都吸不进足够的空气。

 灵幻新隆提着一叠底稿头晕眼花,觉得自己像条跑到鱼缸外头的金鱼。

 他在极限的前一秒终于走进咖啡厅。

  一个高大的男人朝他挥手,顺便招过来了服务生。

  “请问您要什么?”

  “冰水就好,谢谢,”灵幻新隆靠在沙发上喘气,抱怨说,“为什么非挑现在这个时候,打电话不能解决吗?”

  男人要了一杯咖啡,他指了指手腕上的表盘:“赶时间,我突然接到出差的通知,一会儿就要跑去机场,您担待些。”

  “你突然这么认真还真有点让我不适应……”

  灵幻念叨着把包里的一摞底稿递给他,“给,这次的连载。”

  编辑随手翻了翻,眼睛飞快地过了一遍剧情,良久脸色沉重地叹口气:“灵幻老师,我这么急着喊你出来就是这个原因。”

  他合上漫画。

  “您有关注最近读者的评价吗?”

  灵幻还真没,不知道是不是天气热的原因,他连创作的欲望都消失了大半,听到这句话立刻露出模棱两可的表情:“看过一些。”

  “您有什么想法?”

  灵幻猜出来肯定没什么好话,脸上忙做出诚恳的表情:“接受意见,认真进步。”

  “既然您懂了,”编辑把漫画推向他,“那就请修改吧,在我出差回来时希望您能给我今后的剧情企划。”  

  “……我先去下厕所!”

  灵幻尽量控制表情,满心崩溃地跑到拐角处掏出手机搜索。

  果然在自己的漫画下出现了一堆评论,大多数毫不客气:“最近的剧情也太无聊了吧”“男主磨磨唧唧的急死个人”“弃”“楼上等我”……

  灵幻新隆终于发现事情的严重性。

  回到位置上时,编辑扫了眼时间,暂时还足够,于是他多补充了几句:“您知道我这次出差的目的是什么吗?”

  “什么?”

  “最上启示。”

  灵幻想起来了,这位是最近很火的一位作者,还没正式画过长篇,只是偶尔在网上发些短漫,主打虐主系黑深残,人物扭曲剧情阴暗,主角在他手里简直倒了八辈子的霉。也因此把主角一向当成亲儿子的灵幻对他并没什么好感,不过提到他的瞬间灵幻却把大多数事想通了。

  “你是指我的漫画也往那个方向走?”

  编辑一拍手,赞许道:“不愧是灵幻老师,说话就是省事。”

  最近读者的口味的确出现了偏差,热血男主不再吃香,反而大量血腥的邪道漫画备受欢迎,主角越凄惨后续就越黑化,前后对比自然酸爽,再加上些吸引中二的暗黑剧情,稍微包装下就能有不错的阅读量。灵幻能理解在看过大量王道漫画后读者想换种口味的心情,但也知道这种井喷的情况其实是短暂的,毕竟以血腥为噱头的漫画如果没有剧情支撑反而比热血更加容易让人审美疲劳。

  灵幻的漫画已经连载许久,也曾大受好评过,只不过最近剧情乏力。

  他其实也挺茫然的,不知道为什么在画的时候所想和所表达的总会有偏差,仿佛笔下人物自有生命,自发地就跑起了剧情。

  所以他想了想,觉得编辑说得挺对。

  “但直接把男主写黑是不是太突兀了?”

  “不,信我,你家男主本来就不是什么热血小白花,黑起来没那么别扭,”对方掏出纸笔简单写了个大纲,“不如考虑下反转?”

  灵幻探身一看,见上面大写两个字:黑幕。

  “拯救世界的男主却是一切灾难的根源,从这点发散出去,人性啦深度啦不就立马有了!”

  灵幻心头一动,但也知道这段剧情一个处理不好就能让整部漫画烂尾。

  “你让我想想,截稿前再把修改的后续给你。”

  “您别忘了就成。”

  说完后时间刚好,编辑拖着行李箱就出了门,留下灵幻一人在咖啡厅琢磨剧情,正是大中午,他也懒得挪地方了,要了块蛋糕就拿起铅笔在原稿上改画。

  故事正进行到男主跑去打boss,结果磨了一话还在打嘴炮,偏偏boss非常有职业操守,俩人你一句我一句几乎把决战当成了茶话会。灵幻沉思了会儿,当即改动了双方一些台词,把男主“我一定要拯救你”改为“给你点教训吧”,表情也变了,半张脸满是阴影,寥寥几下男主就已经黑了不少。

  他落笔飞快,一个下午就把大纲完善了近乎一半。

  结局啊……灵幻沉思着,已成为大魔王的男主真的非常难搞,让他继续日天日地就完全背离主旨,但让他被人杀死又很掉时髦值,被朋友拯救——似乎又落进了俗套。

  他犹豫不定,便只在旁边写上“即将毁灭世界,后续未定。”


  结束后天色已晚,灵幻工作效率飞快,没什么大的瓶颈但情绪却忽然低落,他没精打采地收拾东西,回去时直接拐进酒吧。

  刚喝了两杯灵幻就有点要倒的意思,他伸手把原稿拿出来,默然无声地看着画上的男主:表情黑暗,满脸血迹,身边除了残骸还是残骸。

  “对不起啦。”他忽然说。

  “为什么说对不起?”

  旁边有人挨了过来,灵幻迷迷糊糊抬头看了他一眼,只觉得头顶灯光乱晃,对方白肤黑发线条十分不佳,看了半天也不知道那是谁,不过也没所谓——他醉了一大半,心里话涨潮似的多。

  “感觉自己出卖了什么东西……你不会懂啦,”灵幻把那张图看了又看,越看越伤心,好像自己一个未知的梦跟着男主尽数黑掉了,“这不是我想画的,但我又不知道自己想画什么,不明白,什么都不明白。”

  对方伸手拽住了他的酒杯,灵幻被他沉静的目光看着不自觉松开杯把,虽然还是意识模糊但大致感觉到这个人的年纪可能还不足以被称为男人,仅仅为一个男生罢了。

  “您喝醉了。”男生站直了身体,要捞起他。

  灵幻忽然眯起眼:“我说你啊……该不会是homo吧,先说好我对这种可没什么兴趣。”

  “什……”男生立刻红了脸,他再次把灵幻又攥回手里的酒杯抢了过来,结结巴巴地说,“不管怎么样,灵幻先生,请你不要再喝了。”

  “你认识我?”

  灵幻捧住他的脸,从眼睛看到嘴唇,每一个部位都停的太久反而组成不了全部的五官,他还要问,但眼前忽然一晕就软在对方怀里。


  过了不知道多久,灵幻翻了个身,蓦地惊醒了。

  把他弄醒的是粘在身上的一道视线,酒意已经在睡梦里下去了大半,一抬头正看到坐在床边的男生。周围还是一团黑暗,男生的眼睛却是亮的,他静止地坐着,偶有光亮一颤动才能看出对方清醒的注视。

  灵幻瞬间警惕地把枕头抱在怀里,一边伸出脚去够床头的开关。

  房间骤亮,男生不适地挡住了脸,肩膀处还很窄细——如果打起来,灵幻觉得自己可以赢,所以他放下了一半的心,稍微靠近了对方。

  “你是谁?”

  男生放下手,灵幻新隆看到他可以当作标志的锅盖头,冷淡直率的大眼睛,还有平平的唇线,皮肤极白,一身黑色的初中制服规规矩矩地套在他的身上。

  灵幻新隆愣愣点头:“还挺像的……你cos的影山茂夫?”

  “cos?”

  “总不能你就是影山茂夫本人吧,”灵幻笑了两声,在对方的肯定注视下忽然收了笑容,“但就算是我的粉丝,大半夜就这么闯进来也不行,说起来你是怎么摸进酒吧的?”

  “他们看不到我。”

  “哈?”灵幻无语地看着他:“我说你是不是入戏太深了?”

  但接下来枕头忽然凌空飞起,在灵幻新隆面前扭了几扭,漂浮着顿住了。男生——影山茂夫竖着食指停止超能力的演示:“现在可以相信我了吗?”

  灵幻新隆头脑空白,立刻当机了。


  对影山茂夫灵幻新隆自然熟得不能再熟,俩人朝夕相对,灵幻新隆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他——正是漫画里即将黑化的倒霉主角。

  灵幻想了又想,僵硬地抬起胳膊和对方打招呼。

“……嗨?”

  影山茂夫点点头:“你好。”

  “那也不对啊,”灵幻新隆一秒抓住设定BUG,“如果你是影山茂夫的话怎么可能会对人用超能力!”

  “这正是我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影山露出困扰的表情,他抬抬手指,灵幻立刻被巨大的冲击压回床上,甚至陷出了一个凹下去的人形,“使用超能力是因为我想要这么做。”

  “你从什么时候过来的?”灵幻有点懂了。

  影山抿起嘴唇。

  “世界毁灭了?”

  影山瞪大眼睛:“将来的我会做出这种事吗!”他不安地握紧食指,慢慢解释,“我现在很不对劲,我虽然知道自己是在一个虚构的世界,但一切都太奇怪了。”

  “等等等等!你说什么!”

  灵幻惊骇莫名:“你知道自己是虚构的?!什么时候!”

  “从一开始,”灵幻看到对方笑了下,还认真地纠正他,“世界是虚构的,我不是。我也知道灵幻先生的存在,但奇怪的是周围的人好像都不知道。”

  “不,明显是你比较奇怪吧,”灵幻吐槽,“你让我缓缓信息量。”

  五秒钟后他在对方面前坐直身体,终于拿出平等态度来看待:“那你出来的目的是什么。”

  影山口才不佳,解释了半天才解释清楚,灵幻总结了下大致就是他最近感到自己情绪异常,很容易低落和生出阴暗的念头,甚至在使用超能力方面也更加放肆,比如刚刚,使用的理由只是觉得这样解释起来很方便。

  “这样的我很不好。”影山低声说。

  灵幻心想可不是,再过不久你就要毁灭世界了,当然不太好。

  “是您做的吗?”

  男生的眼睛倏地对准他,眼珠抵在眼皮上,完全不加掩饰的锋利。

  灵幻知道影山的一切设定自然也知道怎么糊弄,但他此时极为疲惫,只闷声不响地从包里掏出了那叠底稿塞给了他。

  影山一愣,忙低头看了起来。

  越看脸色越白,最后全没了血色。

  灵幻新隆有点心虚,他补充说:“还不是定稿,可能也不会这么……”

  “你想画的故事就是这样的吗?”男生忽然问。

  不是,当然不是。

  但要说想画什么样的,灵幻也毫无头绪,他大纲改了好几次,每次都觉得缺了点什么,改到后来自己先混乱了,便有些走一步看一步,在没腰斩前就这么拖着的颓丧心态。

  “不过你到底是怎么回事?”灵幻岔开话题。

  “看来你真的忘记了……”影山的话含糊不清,他伤心地低着头把底稿丢到一边,“但至少……至少请不要把剧情变成这样。”

  “既然有意识,你就把这些当成演戏好了嘛。”

  灵幻的话没有得到回应,他看了看男生紧握的拳头忽然心里软了大半截。

  “我说,你有想去的地方吗?要不要一起走走散散心?”他无视了外面黑透的天色,向影山发出邀约。

  影山看了他一眼,停了许久才把压在心头的阴郁沉回深处。

  他对自己的变化更加头疼,知道如果俩人再待在一个密闭的空间不一定会出什么事,便顺势答应了。


  俩人沿着长长的河堤慢行,灵幻看起来依旧颇感兴趣。

  “你在漫画里是什么样的?”

  “就这样。”

  “那我要是写十年后,这中间你是不是要过十年?”

  “其他人是这样,但我睁开眼睛便过了十年。”

  “我要是让你和不喜欢的女生恋爱结婚呢?”灵幻作死地问。

  这次男生笑了:“如果你能想起来,就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

  影山第二次提及灵幻丢失的记忆,但灵幻把脑中所有的事过了一遍也没想起来自己究竟哪里出现了空缺。

  走了几步,灵幻忽然兴致高昂起来,他指着天空:“快看,记不记得你有次躺在河堤上看星星,就是这里!”

  影山立刻抬头看了看,最近天气太好,夜晚连片云都没有,一大串粘连分离的星星铺满整个天空,仿佛某个未知概念成为具体,影山被这现世的宏大包围住了。

  “当时也这么美,我就想如果你能看看就好了。”灵幻眨眨眼,虽然这段剧情在读者看来莫名其妙,但他真的只是想分享给漫画里的少年自己眼中的天空——这么看,也许男生在自己心里真的地位不同。

  影山回答:“我知道,因为我也很想看。”

  灵幻觉得这句回答微妙,但说不出哪里不对劲,忽然他又想起了其他:“有次我还看到了一大丛紫阳花,也想给你看看,但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没有画出来。”

  “因为那段时间我花粉过敏。”

  影山解释。

  “花粉过敏?”灵幻完全不记得自己曾做过这个设定,他把这几句话连着想了想,终于明白了影山的意思,“你是说我能画出的剧情只是因为你想做?舍弃的剧情也是因为你不乐意?”

  这太扯了。

  但影山竟然点了点头。

  “不过不是全部,”他补充,“走向还是以你为主。只靠我的话也想不出这么多这么精彩的情节。”

  灵幻很不服气:“那你还来找我做什么?直接不干不就行了?”

  “……您对我的影响太大了。”

  “什么?”

  “你曾经对我说不许对人类使用超能力,为什么现在又让我做这种事呢?想着说不定这是你的愿望,我就无法做出判断。”

  “可是毁灭世界怎么说也……”

  “那是虚构的。”男生冷酷地说。

  灵幻再次瞠目结舌,但如果他反驳“你也是吧”对方肯定又会拿莫须有的失忆说法来断开他的话头,于是只好默不作声。

  但连着影山的话头一想,周围好像也倏地失去了现实感,灵幻新隆甚至觉得自己确实见过影山茂夫这个人,不过记忆甚是模糊。我到底为什么想起了这个角色又想起了这个故事呢?他追根溯源,在到达下一个要去的地点前灵幻想了起来。

  “说起来,你确实不是我完全虚构的。”

  “是‘完全不是’。”影山纠正。

  灵幻没理会他的执拗,努力回忆地蹙起眉头:“是……梦里?我好像刚开始是在梦里见到了你。”


  他带着影山拐进了拉面店,店员对他要了两份拉面的事颇感惊奇。

  灵幻继续想,等面到了他把筷子咬在嘴里还在想那个初始的梦:“你好像和现在差不多?”

  “故事连载也只有一年而已。”影山提醒。

  灵幻仔细打量他,摸到了一点记忆的遗迹:“梦里的你当时在哭?”

  影山不好意思地点头。

  “哭了好久,对不起。”

  他一说“哭了好久”,灵幻忽然心头一动,好像是真的连续做过一个奇怪的梦,梦中男生一直在哭泣,从他入睡时就开始哭,一直哭到转醒。连续两天后,灵幻终于在梦境深处找到了罪魁祸首,梦境是空白的,一个穿着制服的男生正抱着膝盖坐在一片白茫茫的空间里。

  “我出不去了。”

  男生崩溃而恐惧地看着他。

  那之后呢——之后发生了什么?

  灵幻看向影山,影山可以触及到四周的东西,但可能想到东西凭空飞起会给人造成困扰而放弃了进食,只是眼神专注地看着他。

  “之后发生了什么?”灵幻问。

  “我被困在你的梦境里无法出去,之后我们在那个什么都没有的世界相处了一段时间。”


  时间在单调的世界里无限拉长,这也是灵幻记忆混乱的罪魁祸首。

  “你继续说。”

  影山顿了顿:“你真的全部都忘了吗?”他垂着眼睛看着男人,目光静谧如云海,“包括为什么要画漫画的事?”

  “对不起啊,”灵幻不自觉地道歉,他已经认同了影山说自己非虚构的事,因而更加愧疚,“我不知道这种事,反而把你画进漫画里。”

  “不,”影山轻轻微笑,是灵幻自见到他以来最温和的一面了,“我该谢谢你。”

  “……你不是在说反话吧?”

  “——天堂之国,你还记得吗?”

  灵幻当然记得,那是他在画那部漫画前画的一篇短童话,其实他极不擅长这个,当时抱着世界童话选啃了好久,至今也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要死磕那玩意儿,故事其实也算不得故事,剧情简单粗糙,他把大量的时间全用在对那个童话世界的场景描述上。

  灵幻几乎用干净了一辈子的浪漫细胞,画出了会喷出星星的巨型花朵,连接两个房屋的虹桥,会喵喵叫的兔子。

  “如果你能在我的梦境出现,那么能不能跑到我画出的故事里呢……”

  灵幻喃喃说出口。

  影山的眼睛亮了起来:“你想起来了!”

  “你先别说话!”

  灵幻抱着头,忽然把面钱往桌子上一拍扭头就跑出了店门。

  他跑得飞快,许久没有锻炼的身体几乎没多久就达到了极限,但灵幻心情舒畅,仿佛从迷雾间冲出来,四周黑暗坍塌消失,远远竖起几根白色的烟囱。


  灵幻新隆有件异于常人的地方,他不知道世界上是不是还有人一样受着困扰——他的梦境空无一物。

  不是不会做梦,而是梦境是空白的。

  没有背影没有生物更没有光怪陆离的情节。

  因此他厌倦睡眠,这意味着他要在如此空白的世界呆上一整晚,尤其是赶在心情低落的时候简直是件煎熬。

  灵幻盘腿坐在梦中,如居白蛇之腹。

  仔细想想,自己的白日与夜晚其实也没什么不同。灵幻自嘲地笑笑,就在此时——

  男生传来了哭泣。


  他到了家连鞋子都没来得及脱,直接跑到卧室把床底下的一个纸盒尽数倒了出来,里面一堆记事本,最里面的边缘已经泛起了受潮的黄色。

  灵幻翻了半天终于找到自己最开始的大纲。

  那本画着玩的童话也摆在手边,他看着里面的男主角在天堂之国玩得开开心心,因为各种新奇的幻想而惊讶。

  一直不做声的影山笑了起来:“就是这个,”他把那个童话抱在怀里指着里面的锅盖头小人问,“这是我?”

  “你猜。”

  灵幻头也不抬,正翻看着初版大纲,里面剧情远不如现在复杂,更别说什么黑化和血腥,他写男主交到朋友,写男主四处游历,写男主坚强勇敢拯救了所有人,最后以“从此他过上了幸福美好的日子。”为结束。

  “原来是这样……我全部想起来了。”灵幻迟缓地点头,忽然伸手揉了揉男生的头,男生顺从地坐在他的旁边。

  “谢谢你。”

  “对不起。”

  俩人同时出口又同时一愣,只相视而笑。

  “不过你是怎么能从漫画里出来的呢?我以为你的超能力只能……”他做出跳跃的手势,“从梦到漫画。”

  “我也不知道,只是很想见你。想了好久好久,等我再睁开眼就来到了酒吧门口。”

  灵幻咳了声,为自己当时的表现尴尬不已。

  “故事很精彩,”影山又道了声谢,“但是在故事的世界待久了,我有点想念你的梦。”

  “我梦里可什么都没有。”

  “你在那儿。”

  影山脸色有点红,挨近的氛围让灵幻顿感不妙,他不自觉地往后退了退:“这么说的话,故事在这里结束不也挺好的,你看你都出来了,我本来的想法也是怕你无聊,想做个大型的游乐场……别笑!现在你都出来了,这故事也没什么必要嘛。”

  “不,请画下去,”影山疑惑地皱眉,“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有个声音告诉我要看着这篇漫画完结。”

  “那就毁灭——”

  “只有这个请考虑一下!”

  灵幻停止逗他,想了一想:“那就按这个画吧。”他晃晃手里的记事本。



  “您确定不做修改吗?”

  “是的,”灵幻用肩膀夹着手机,手里画笔不停,“我只是想到了自己为什么画这部漫画……后续腰斩也没关系……是,我知道自己很任性,但是麻烦了,我有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

  他为画上的男生涂色,最后画出了一张笑脸。

  灵幻完全想好了后续,哪怕被腰斩他也会私下画出全部的结局,当然不外乎“从此他过上了幸福美好的日子。”

  “理由啊……你有听过阿里斯托芬吗?”灵幻为他解释这个定义,“他说爱的本质在于个体性的拥抱,人从刚诞生起是被剖开的一半,因此他们出于对完整的希翼和追求会不断寻找自己的另一半,”

  “我只是找到了,所以你看,是不是比任何事都要重要?”

  编辑沉默许久,终于叹了口气:“我虽然不理解您在说什么,但……祝福你。”

  灵幻看着自己掌侧的铅笔粉末,轻声说:“谢谢。”


  终于在他写下END的那天,空气澄明,遍布着壮丽的火烧云,热浪成了固体的金红色。

  在灵幻不知道某家医院里。

  一位沉睡了许久的男生手指忽然动了动。


END



突然的碎碎念:

1、这篇写的时候好像他俩也不受控制了一样2333和自己本来想写的差了好多,但觉得也挺好玩,不改了

2、关于题目:想过很多个题目,比如看起来就挺有吸引力的“二次元男生”之类的,但还是用了俗俗的这个,断章取义自俗俗(非指诗本身)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我爱这样想着彼此的茂灵

评论(17)
热度(320)

© 蓼彼萧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