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转载,茂灵洁癖

【茂灵】睡美人大作战

注:本文是小魔女学园第八集的梗,完全的抄袭借鉴(。

写不出一半的好,强烈推荐去看原作_(:з」∠)_,最近很忙所以文又回到飞快地写,写了就跑的不求文笔状态……先晚安,捉虫修改都明天来好了




  1.


  所谓阴沟翻船,所谓家雀啄眼。


  影山茂夫满头冷汗地蹲在灵幻新隆的身体旁,试着喊了几声“师父”,但男人依旧睡得死熟,眉头舒展,是个难得无忧无虑的样子。

  “小酒窝,师父……”

  “中了诅咒,”小酒窝对他实在提不起来什么同情心,“本大爷警告过他哦,可这人看到那个便宜的恶灵古董就抱怀里了,拦都拦不住。”

  “师父果然是好人。”影山感动道。

  “不不不重点在便宜……算了,”小酒窝停了停,决定放弃与他争执,“之后就是你看到的,大概是沉睡的诅咒。”

  影山对恶灵那些千奇百怪的诅咒毫无兴趣,反正连本体在他手下也就是一招干死或帮灵幻挡一下然后一招干死的区别,所以只点了点头也看不出懂没懂。

  “那该怎么办?”

  “……真爱之吻?”

  “唉?”

  小酒窝惊讶:“你没看过那个童话故事?躺在荆棘里的公主!”

  “那、那不会痛吗?!”

  “睡在床上,荆棘长在周围啦。”

  “小酒窝知道的好详细……真厉害。”

  影山正为自己知识的匮乏而感到羞愧,但他奇怪地发现对面的恶灵忽然捂住了嘴,表情看起来比他还要夸张,几乎接近于耻辱:“本大爷才不知道什么睡美人!……话说你非要在这种时候跟我讨论童话故事吗!”

  影山瞬间收回脱线的思维,目光忧心忡忡。

  小酒窝挑剔地扫视他一眼:“你也称不上王子,所以这招大概没用。”

  不明白它到底在坚持什么设定的影山跟着点头。他是真的有些担心了,手掌一直贴着灵幻的心脏,还好它虽然微弱但确实存在着。

  “有了!”

  小酒窝小手一拍,头上亮起一个灯泡,“最上!”

  “最上?”

  “就是像最上那次一样啊!你用灵体进入他的梦境,然后把他唤醒不就得了!”

  影山恍然大悟,他随之闭上了眼睛,在身体缓缓坠地的时候一个绿色的灵体飘了出来,灵体在灵幻的头上盘旋了两周,轻轻地把暂且被称为手的部位放在了男人的额头上。

  出乎意料,影山瞬间就陷进去了半个身体。

灵幻对他毫无防备。

“你去吧。”小酒窝拍了拍他的肩膀,两个灵体郑重地握了下手。



02


影山掉在了西红柿丛里,立刻引发了一声尖叫,叫声繁杂,像不同的细小声音同时发出怒吼,他吓了一大跳,微微欠身往深处看去——哦糟糕,他刚刚好像坐塌了一群小人的巢穴。

“对不起。”影山愧疚地趴在地上,用超能力帮他们复原,很快小人安静下来。

小到看不清五官的人全身上下只有头顶的金色头发非常醒目。

影山手指发痒,非常想捞起一个凑近看看是不是师父,但一个声音阻止了他。

“他们听不懂你的话啦,”

不知道何时出现的灵幻新隆抄着西服口袋解释,“他们是渺小的灵幻新隆。”

“师父?!”

“不要叫那么大声,”灵幻新隆看起来非常嫌弃,“我可是很辛苦地在逃脱逮捕,再大声说话就把你嘴巴堵住。”

“!”

影山下意识捂住了嘴巴,想了想又悄悄地问,“师父,谁在逮捕你?”

“警察灵幻新隆嘛。”

“……什么?”

灵幻新隆刚要说话,几只巨大堪比野兽的金毛犬就从头顶飞跃而过,一个男人吹着口哨坐在为首的巨犬上,即使间隔很远,影山也能感受到他快乐到不得了的心情。

“那是喜欢狗的灵幻新隆。”

灵幻新隆说。

“那你呢?”

影山稍稍理解了这个奇妙的设定。

“我嘛,是骗子灵幻新隆……话说回来,你到这儿干嘛来的?”

“哦!”

影山想起来自己的目的:“我、我是来找师父的!”

“找我?”

“大概不是,我在找师父的原型,他中了诅咒……你知道他在哪儿吗?”

灵幻若有所思:“中诅咒了吗,怪不得我最近轻松了许多,”他神采飞扬地一摆手,“那你就快回家吃饭吧……喂!松手!”

影山紧紧抓住他的胳膊,仿若未闻:“我一定要找到师父,请告诉我!”

“那个,我是骗子哦。”

“请告诉我!”

男生眼神到了可怕的地步,灵幻想他一定没在镜子里见过自己认真的样子,眼睛黑深而坦率,带着能把人断骨的力度。

灵幻叹了口气:“也稍微让人可以拒绝一下啊……跟我过来吧。”

影山一愣,他正因为自己的拙舌而憋得脸色发红,事态显然比他想象得要顺利很多。


俩人沿着森林的小路越走越深,渐渐日中时也暗如傍晚,灵幻踩着叶子的影子走,影山跟在其后踩着他的脚印。间或几句聊天也像老式收音机的忽断忽续。

影山停住了脚步。

“怎么不走了?”灵幻催促。

“那个,”影山脚步一转,走向了一片一人高的树叶旁,他随手撩起,看到了闭目养神的灵幻新隆,男人似乎觉得这点光线也太刺眼,警惕地瞪了他一眼又往后退了退,手臂形成防御的姿势,“果然是师父,这是什么?”

“戒心很重的灵幻新隆。”

“那这个呢?”

影山再次打开了些,在深处阴影里看到了另一个灵幻新隆,他蜷缩着,看起来和戒心没什么区别——正是这个人吸引了影山刚刚的注意。

现在阴影里的灵幻新隆抬起脸,影山惊奇地发现他表情脆弱,十指交叉地握于胸口。

“寂寞的灵幻新隆。”

灵幻新隆有点无聊了,他不耐烦地盯着四周,再次催促影山快点赶路。

“可是他旁边不是有另一个师父吗?”

影山奇怪,试图去碰这个他全然没有见过的师父。

灵幻新隆嘲笑:“可是他戒心很重啊。”

“唉?”

“有什么好奇怪的,”灵幻事不关己地抬起下巴点了点那个看起来非常可怜的寂寞者,“你不要管他。”

但影山已经抓住了他的手腕,寂寞的灵幻新隆小心地从眼皮下偷偷看他,但在影山把他拉出来的时候警惕的灵幻新隆又把他扯了回去。

“离我远点,”他冷言冷语地警告,“影山茂夫。”

影山顿时有点受伤,他一直觉得自己在师父这里是与别人不太一样的——不清不楚似是而非的不一样。

骗子灵幻新隆忽然开口:“不准恐吓他。”

“我没……”影山想解释,但他很快发现骗子灵幻是对戒心灵幻说的,于是他又很快平静下来,带着自己都不太懂的沾沾自喜改了口,“我没见过这样的师父。”

“是吗,”灵幻新隆不置可否,“那很好。”


寂寞的、戒心重的、吹着口哨的、沉迷烟草的、幼稚的……影山见到了更多他所不熟悉的灵幻新隆。

影山忧心地送走一个走路都会平地摔的笨拙师父,骗子灵幻新隆似乎对这位印象还不错,默不作声地陪在他身边,直到他安全回到要去的地方。

“你很喜欢他?”

“他是我的邻居。”

灵幻新隆说,他忽然握住了影山的手掌:“就在前面了。”

“师父的本体?”

“没错,”灵幻新隆点点头,脸上露出了笑容,那笑容竟十分空旷,在这昏暗的森林里有点阴测测的柔和,“你直接过去就到了。”

“哦……谢谢。”

影山茂夫点头道谢,他肩膀绷直,天然预测危险的雷达又在转动,他有些疑惑地环顾四周,但除了面前的灵幻新隆再无一人。

“那我过去了。”

他快步往前走着,脚步坚定,好像前几天下过雨,地面有些湿漉漉的,走起来十分令人不快。


“逮捕!!!!!”


影山一顿,顺着声音往上看去,正看到几个身穿警服的灵幻新隆从直升机上飞跃而下,一把摁住了骗子灵幻。

他不知所措了,超能力已经附在手上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用。最后只好放弃地击打地面,想给警察造成困扰来让骗子师父逃跑。

落叶在超能力下飞旋而起,影山目瞪口呆地发现自己将要走的地方隐藏着大片沼泽。



3


影山茂夫来到法庭来旁听,他无法理解灵幻新隆对自己的欺骗。

法庭挨挨挤挤地坐满了灵幻新隆,大家神情严肃,认真听着法官灵幻新隆的裁决。

一个小心翼翼的灵幻新隆走上被告台为自己辩护:“我只是有点怕寂寞……”影山立刻认出了他,他刚有些开心寂寞的师父来到人群中,就听到法官冷漠地下了锤。

“死刑!”

“喂……”影山茂夫惊愕地站起来。

灵幻新隆接二连三地走上被告台。

“我不想拼搏下去了,我想回家。”

“死刑!”

“呜呜呜呜呜呜。”下一个脆弱的灵幻新隆哭得说不出话。

“死刑!”

……

影山发现自己在发抖,他极力控制住自己,在无用的灵幻新隆被处以死刑后骗子灵幻新隆站了上去。

“死刑!”

法官灵幻新隆没有听他的辩驳,直接下了裁决,但这次锤子固定在了半空,他抬起头在一群相同的自己里看到了举高手指的弟子。

“影山茂夫?”

法官灵幻像念着标签一样平淡开口,“你在做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做?”影山有些激动,他想得很多但脸上只表露出极少的情绪,“他,还有他们都不该判处死刑。”

“可惜你不是法官。”

“现在我就是!”

影山喊了出来,胸口积压的情绪才稍稍出口,他并指一挥,把法官锤握在了自己的手里,“他们无罪。”

“有罪,”法官把手指放在下巴上做出影山所熟悉的思考动作,“至少你该判这个人——法庭上的这个人以死刑。”

“他不是坏人,”影山说,他带着一股近乎愚蠢的坚持,“我相信他并不想害我。”

“害你?他自然没有害你,他只是想要你回去,我们说的不是一回事。”

影山绷紧的肌肉松了松,全身已经紧张到酸疼的地步,他大脑因为缺氧有点眩晕,停了许久才结结巴巴地问:“那是因为什么?”

“我对自己的弟子有悖德的恋情,”

骗子灵幻新隆接过话,偏开脸又忽然移了过来,眼睛落在他的手掌上,“所以落锤吧,影山法官。”


  影山茂夫呆在原地,险些拿不住手上的木槌。他歪着头回望过去,又转了个圈把所有的灵幻新隆看了一遍。

  与笨拙为邻的骗子。

  和戒心共生的寂寞。

  公正冷酷的法官,排着队处以死刑的懦弱师父。


  “原来是这样啊。”

  他蓦地发出恍然大悟的迟钝感叹,大脑从宇宙回归,已经把所有的往事过了十之六七,影山松开手指,法官锤直直落在了地板上,发出“咚”的脆响。

  “那么我宣布,我和师父是共犯,”

  影山微笑地说,“对不起师父,现在我要毁了这个法庭。”



4


  这次骗子灵幻新隆把他带到了一座城堡前。

  “就在这里,这次不骗你了,”他眼睛通红,说话断断续续,“影山茂夫,你、你能和我合张影吗?”

  影山红的是脸,他立刻点头:“可以!”

  灵幻新隆把数码相机掏出来,忽然又说算啦,他擦擦眼睛,“反正我有好多了。”

  “唉?”

  “这个相机内存很大,但我还想省着点用……你看我们还会有很长时间,是吗?”他有些希冀地试探,影山看到相机里第一张正是背着书包正打开门的自己。

  猝不及防地回忆起了初遇,影山脸烧得更厉害:“嗯!”

  灵幻新隆松口气,他又笑了起来:“去唤醒我们的本体吧。”

  “谢谢。”

  影山恭恭敬敬地鞠躬。

  “不不不,我只是个嗯……利用你的骗子,你不用……”他挠了挠脸颊,觉得自己可能被那个笨邻居传染了。

  “总之去找他吧。”



5


  城堡里满是荆棘,影山只好慢慢漂浮着往里走,这个地方比森林还要复杂难辨,他绕了好久终于烦了,用暴力直接打破墙壁,找出了直通深处的道路。

  现在他终于看到了熟睡的灵幻新隆。

  眉头舒展,难得的无忧无虑。

  “师父,”他推了推他,总觉得眼前场景有种既视感,“师父,醒一醒。”

  “呼……”

  “师父!”

  依旧一无所得,睡着的人还是睡着,他安详地把手掌放在小腹上,手腕从衬衫袖口支出——它看起来要比影山印象里细些。

  荆棘……床……真爱之吻……

  原来是这样!小酒窝在说的原来是解除诅咒的方法!

影山顿时酩酊灌顶,深吸了口气慢慢磨蹭到灵幻新隆的嘴唇上方,中间的空气仿佛是胶水,影山压不下去但也抬不起头。

最终他点水似的一落。


装睡的灵幻新隆立刻慌张地睁开眼睛。

  


  


评论(26)
热度(430)

© 蓼彼萧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