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转载,茂灵洁癖

【茂灵】灵幻新隆的一日悲惨记事(完)

03


  “我是个吸血鬼。”

   灵幻新隆在一片黑暗里选择了最便于弟子理解的开场白。

   他语气极度沉痛,仿佛是作为医生告诉病人家属:你家师父得了吸血鬼这个绝症,没几天好活了,所以不该问的话千万不要问,不然他就会像个脆弱的花朵立刻凋零哦。

   ——灵幻希望粗神经的弟子能够领会到这层意思。

 “嗯。”

   黑暗里影山也是模糊的一团,他只简单地发出了音节,脸上一片重塑三观的空白。

  

    这团黑暗对灵幻的影响非常之小,现在的夜视能力能够让他轻易地看清影山的头发丝,但正因为此,往日忽略的各种细节都浮了出来,他看到弟子在黑暗中愈加白皙的脸,规规矩矩放在膝盖上的手——与他形象不符的宽大,开始变得结实的颈线……还有沉静而专注的黑眼睛。

    灵幻烦恼地用肉翼埋住了脑袋,但这毫无用处,他依旧听到了影山和缓的呼吸声和心脏不疾不徐的跳动。

  “快把窗帘拉开。”

  “唉?师父可以见到阳光吗?”

  “……你说呢?”

    影山恍然大悟,偶尔脱线到不可思议的思维终于稍稍回到正轨,反应过来后便利落地随手一挥,用超能力拉开了厚重的隔光窗帘。他的手指上光芒闪动——现在灵幻切实地看到了它,瞬间涌入的阳光和那层彩虹般的薄膜相溶,接上了它消散的尾巴。

    真漂亮啊……


  “真漂亮啊……”

    感叹来自于弟子的喃喃自语,灵幻一愣,就看到影山探身凑了过来,“我可以把师父放在手心吗?”

   唉唉唉?

   这什么鬼畜的用词?

    灵幻一脸黑线,但的确在弟子宽大的手里要舒服得多——软绵绵的,背还可以靠在竖起的手指上,爪子往旁边一伸就能搭住两边的大拇指——简直高级沙发的待遇。

    影山眼睛在阳光下闪亮亮的,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灵幻竟然听出了点央求的意味:“师父的毛发真的好漂亮。”

    ……去你妹的毛发!!!你以为是在跟爸爸撒娇要玩具吗?!!


    一分钟后,影山茂夫心满意足地捧住了又软又温暖的金色小蝙蝠。


  “我可以……”

  “不可以!”

    灵幻严肃制止了弟子蠢蠢欲动的手指,他的眼神明确说出了“敢动手就咬你”的意思,为此影山只好不无遗憾地收回了这个念头。

  “对了,要告诉大家这个消息才行。”

    三观重塑完全的影山茂夫首先想到了这个问题,“尤其是芹泽先生,他哭得太可怜了。”

  “那就最后再告诉他。”

    灵幻想也不想地否决。

    影山的手指在键盘上悬了悬,犹豫着还是顺从他的意思先拨通了弟弟的电话,只响了一声就被接通了:“律?”

  “哥哥,我还没有找到……不过你不要着急我……”那边有些嘈杂,各种噪声中对方本就低沉的声音非常模糊。

    影山艰难辨别:“不用了律,师父找到了。”

  “找到了?哥哥你先等一下,”噪声逐渐远离,终于安静了些,影山律这才头疼地松了口气,“看来将说得没错,灵幻先生果然没有事,哥哥是在哪找到的他?”

  “啊……”

    影山看了眼师父忽然激动起来的反应——看来是不能说出实情啊。

  “那个……就是……”

  “哥哥?”

  “那个……恶作剧?……对!就是恶作剧!师父只是躲起来了。”

    他终于憋出了一句谎话,而听到的时候灵幻几乎要昏厥了。

    对面沉默了足有半分钟,良久才传来优等生艰难而无法理解的疑问:“他三十岁了吧?”

  “嗯……”

  “哥哥说真的哦,再考虑考虑打工的事如何?”


    挂断后,灵幻已经生无可恋地瘫倒在手掌里,身体蜷缩成了一个球。

  “我说……你生气了吧?”

    影山奇怪地碰碰他的脑袋,想让他从肉翼下抬起头:“没有啊,看到师父没事我就很高兴了,为什么会觉得我生气呢?”

    没有得到回应,影山又用指尖揉了揉蝙蝠的刘海:“接下来打给花泽同学?”

  “打吧打吧。”

    灵幻自暴自弃,甚至发出了“吱”的一声闷闷的惨叫。


    光辉也和影山律一样沉默了很久,但他的重点偏离了对年纪的追问,而是做出了在影山看来非常神奇的发问。

  “你确定摸得到灵幻先生吗?”

  “可以摸得到。”

  “暖和的?”

    影山明白了,他控制不住地用手指搓了下师父超暖和的小肚子:“嗯,不是幻觉也没有变成灵,只是恶作剧而已。”

    最近听女生讨论言情小说而有些跑偏的光辉终于后知后觉地红了脸。

  “哈……那就好……不过影山君,我这边有个咖啡店的兼职你要不要过来?”


    灵幻的眼神完全死了。


  “你果然生气了吧!”

  “没有。”

    好吧,信你没有……现在影山空出了手,灵幻懒洋洋地翻过身,大喇喇地正躺在两只手掌间。

  “师父会一直这样吗?”影山有些忧心,但对师父能力的绝对信赖让这份担心也飘飘忽忽的,“该怎么变回来?”

  “喝血就可以,一会儿……住手!我订了血袋!”


    灵幻心力交瘁,他现在正处在非常饥饿的时期,进食到一半被打断的感觉真的是非常丧病,他甚至需要一些刻意才能控制住朝弟子身上扑的欲望。

    而现在,影山茂夫已经用超能力割破了手腕。

    一股难以言喻的香气充斥了灵幻的鼻翼,这味道区别于普通血液的腥气,几乎是立刻,吸血鬼的眼睛就冒出饿狼般的绿光。


  “唉?”

    罪魁祸首一脸天然呆地歪头。


    灵幻沉默地跳下手掌,二话不说先往弟子的呆脸上踹了一脚,用力之大直接让影山头朝后栽倒在地板上。

    继而他扇动着翅膀要飞——瞬间又被扯住了,一阵刺痛从翅膀和身体的连接处袭来,导致灵幻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吱”的痛叫,他晕头转向着,心脏跳得飞快,转了几圈竟又栽回了弟子面前。

  “对不起!”

    影山用的是平常的力度,但他完全忘记了俩人体型的差异,两次都弄痛师父的事实让他空前沮丧,手指犹豫地放在蝙蝠的两边,像面对一个珍贵的易碎品。

    灵幻眯起眼睛,很好,还有理智。

    他靠着这点浅薄似冰的理智歪在对方身上蹭了蹭,来安抚头上已经冒出阴云的弟子。

  “我没事,但我不能喝你的血。”

    天知道他是以什么心情说出这句话的,就跟一盘山珍海味放在饥肠辘辘的难民面前,他却得往外推:“不,我不饿。”

    我想打人。灵幻罪恶的念头越演越烈:我要家暴。

    但偏偏他此时还要好声好语地解释。


  “为什么?”

  “那不就跟真正的吸血鬼一样了吗?我可没有舍弃人类身份的打算。”

    好饿。

    这香气到底是怎么回事?

    灵幻连翅膀都挥不起来了,那股味道诱惑着他不知不觉地挨近、再挨近,这让他回忆起那些不能言明的心思。

  “不一样的。”

    不一样……吗?

  “我对师父来说是不一样的,所以没关系。”

    不一样……啊。


    灵幻迷迷糊糊地张开眼,世界好像镶了层水银的边缘,有东西流动着,它们是沉甸甸的液体,滚落在地上便是一个完整的圆珠。

    影山用左手接住了快要凝固的血液,他像喂食宠物似的把那洼鲜血凑到了灵幻的鼻尖下。

  “请喝吧。”


    这个举动彻底吞噬了灵幻的理智,他用爪子急躁地扒着影山的手侧,试探着伸出舌尖舔了舔——

    那一瞬间灵幻觉得自己以前简直像在吃着仰望星空过活。

    他原本无法理解吸血鬼对血液的热衷,大概就跟一个不爱吃榴莲的人面对“榴莲很好吃哦”这种说法一样,而现在他入了榴莲党的邪教!

    影山的血液美味到甚至让灵幻起了求婚的念头。


    ——“嗷嗷嗷嗷嗷嗷结婚吧结婚吧结婚吧!我的弟子是个超可爱的天使!他是世界上最好吃的食材!!!!!我要娶他!!!!!!!!娶他!!!!!!”

    他的脑内已被这些弹幕刷屏。


    跟与众不同的味道相应的是快速得到满足的饱腹感,灵幻意犹未尽地舔净了最后一点血液,牙齿还试图咬下去,但进食的本能和保护的本能在打架,所以小尖牙也只是慢悠悠地在影山的手腕处磨蹭。

    影山被弄得发笑,他用双手扣住小蝙蝠圆圆的身体,把灵幻提了起来——还是没有忍住,蹭了蹭师父的鼻尖。

  “还要喝吗?隆……”


    奇怪,我为什么想要叫师父“隆隆”呢?影山陷入了思考。


  “热……”

  “师父?”

  “嘭!”的一声,影山就感到身体一沉,不由自主地被压在了地上,手指间没了毛绒绒的触感,而是光滑又冰冷的皮肤。

    赤身裸体的男人还有些罕见的迷茫,他先反应了会尺寸突然正常的弟子,又把手伸到了自己的面前。

    ——掌纹清晰手指细长,散发着成年男子的魅力,很好。

  “变回来了啊……”

    灵幻新隆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嘶!”

    呸,果然血是全天下最难喝的东西。


    影山眼睁睁地看着灵幻的嘴唇上瞬间多了一个伤口,忙捧住了他的脸:“受伤了。”

  “不用管它。”

    灵幻这才察觉到自己正未着一缕地趴在弟子身上,俩人腿交缠着形成了一个需要表明R18的姿势,他“=口=”了一秒,在影山察觉之前又迅速换了副严肃正经如老学究的表情。

  “事情到此为止,咳……我去收拾一下。”

    然而他刚刚撑起身体,弟子也紧跟着坐了起来,手完全没有从他脸上放开。

  “我说……”

  “师父果然没什么变化呢!”影山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他开心得眼睛又在闪闪发光,里面又藏了温柔到令灵幻惧怕的东西,“跟第一次见到的时候一样……太好了。”

    他反复而坦率地说着“太好了”,终于把灵幻表面那层坚硬的伪装击垮,男人的耳朵都红了起来。

  “先让我穿好衣服!”

    灵幻有些气急败坏。

        

  

   04



    换好了衣服,又把沾满鲜血的西装丢进了洗衣机,灵幻才稍稍冷静一点。

    他要很小心地说话,才能避免嘴上再多出伤口,这件事恰好给了足够的思考时间。

  

  “饿了吗?我点外卖。”

    灵幻朝影山挥了挥手机,影山没有说话,只直直地注视着他,眼睛写满了“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总之是些值得装傻的东西。

  “啊……那我点披萨了,培根的可以吗?”

  “……”

  “那就培根的了。”

  “……”

    灵幻自言自语,决心忽视那道要把自己洞穿的视线,他几乎成功了——直到影山站在了面前。

  “师父没什么要告诉我的吗?”

    他的声音忐忑,像藏满情绪的河流,灵幻感觉如果自己稍稍让步,超出自己承受范围的洪水便会从那平滑的倾斜表面爆发出来。

  “那种事都告诉你了,还有什么事啊。”

  “……不要再愚弄我了!”影山茂夫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好像灵幻是吃了不认的人渣——灵幻反省了一会儿自己喝血的动作是不是不够纯洁——他甚至忘了使用敬语而语气粗鲁地质问,“那、那些话……”


    是虚假的,是玩笑的,是不可相信的。


    灵幻想直截了当地回答,但它们在想冒出口的时候就被他自己咬碎了:“小酒窝说的夸张了……”

    他使用了暧昧的真实语言,这正代表了他的犹豫不决。

    察觉到这一点,灵幻心烦意乱地叹了口气:“我没有那么做过。”

  “不是说这个,”影山摇头,“我知道的……我看过枕头上了,没有我的名字。”

    你需要看过才明白是不可能的吗?!

    灵幻突然很好奇自己在影山心里的形象到底是什么样的。

  “那你在说什么?”

  “……”影山低着头嘴巴快速动了几下,眼神涣散,脸颊被大团大团的红淹没——他看起来要缺氧了,“会……考虑……对于师父……”

  “哈?”

    是说……恋爱?其实谈恋爱也……不行!不行!

    灵幻内心出现了挣扎的动摇,他努力做出气定神闲胜券在握的姿态,往嘴里“咕咚”灌了一大口水,终于找回了点人生导师的调调:“考虑什么?”

  “师父求婚的事!我会考虑的!”影山茂夫捂住脸大喊。

  “噗——咳咳咳咳咳咳咳!!!!!!”

  “师父!”


    我说出来吗?!原来——我说出来了——吗?!!!!!!!

  “不不不你听我说……听我说!果然还是应该先从恋爱开始!”

  “嗯!”

  “……唉?”


    灵幻新隆在一团乱麻中找到了重点:嗯,赚了。



END


附:

    天色渐深,冷然的墨蓝色像黑夜抽出的一根细骨,空气滞重而极为淡漠,唯有几声压抑的抽泣如飘渺而行的炊烟。

  “我说不要哭了啊……”

    小酒窝无奈地看着身边抱头痛哭的高大男人,他哭了很久,眼睛和鼻子都是红的,这让男人成熟的面孔反而带了些小孩子的天真。

  “可是灵幻先生,灵幻先生……呜。”

  “很烦啊你!”

  “影山前辈也好可怜……我不想回去,我无法面对影山前辈的表情,太可怜了太可怜了……”

  “的确,不过这时候我们才更要坚强起来,继承灵幻的遗志看好茂夫。”

  “嗯!灵幻先生……哇——”

  “哭吧……”


真正的END(等等

评论(14)
热度(365)

© 蓼彼萧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