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转载,茂灵洁癖

【茂灵】恋情可以让高中生变成大魔王(1)

饿死了,只能割大腿肉吃了QAQ,大家快来产文吧!

因为非常想写两者双向暗恋,但一方无自觉,另一方出于责任感无法说出的设定!龙套受刺激昏迷就会变成大魔王的设定也好喜欢prprprpr

想不出名字啦,以后再修改吧

 

 

01

 

  影山的眼睛很有特点,形状普普通通,但大多数时间都呆呆的,像人偶充当眼珠的黑色玻璃球。

  不过用来注视人的话,反而会让人觉得压迫力十足。

 

  在被直勾勾地盯了十分钟,灵幻新隆终于伸手打断了那道视线。

  “龙套……”

  “什么?”

  “我脸上有脏东西吗?”

  “啊对不起。”

  道歉后,影山慢吞吞地低下头,把目光从师父的脸上移到了面前的茶杯。

  浅绿的茶水飞了出来,在半空中不停变换出小动物的样子——灵幻新隆手指抵在下巴上,透过茶水兔子审视着心爱的弟子。

  “唔——”

  在兔子变成猫咪的时候,脑海里一直乱飞的亮光突然击中了靶心。

 

  龙套这小子……该不会是喜欢他吧?

  这种话听起来是有点自恋,但被那种目光连续纠缠了一个月,身为对恋爱还有些经验的成年人,灵幻没法不往那个方向思考。

  他难得有些苦恼起来。

  莫非是自己的心意太明显而不知不觉影响到了龙套?

  虽然除灵时不太靠谱,又爱夸夸其谈,作为负责的师长来说,灵幻新隆觉得不管怎样,如果龙套只是尝试的兴趣,那么阻止他是很必要的。

  至于自己的心情啦爱恋啦……这种东西在少年沉甸甸的未来面前还是太轻飘飘了。

 

  考虑好了后,灵幻坐在了影山的对面。

  猫咪“扑通”落回了陶制的茶杯里,灵幻心情复杂地看着影山把已经凉了的水递到了自己的手边,又恢复成乖乖的坐姿。

  他长高了不少,视线平平地落在了师父的眼睛上。

  “咳!龙套啊,”灵幻念出了开场白,他教了影山几年的道理,但此时却觉得舌头笨拙了起来,“你最近有没有烦恼?”

  影山歪了歪头,眼神短暂地移到了书桌上,思考后他认真地摇摇头:“没有。”

  “唉唉唉?青春期的小鬼是连胡须要不要刮掉都要烦恼下的生物吧?不需要再思考下吗龙套同学?”

  “啊这么说的话,”影山冲灵幻抬起头,露出干干净净的下巴,“一直长不出胡须的确……”

  “这种无聊的话题先放一边!”灵幻一巴掌摁在弟子的蘑菇头上,“我是说思春期!思春期这种有意思的东西!就是所谓高中生的玫瑰色心事啊!”

  “没有哦。”

  “这样啊……龙套,听好了,”灵幻不自在地拉了拉扣在脖子上的领带,神情正经了起来,“高中生的恋情可是人生的大试炼,不小心翼翼对待的话就要糟糕了。我……我没有办法把我的经验告诉你,但如果恋爱选项牵扯到人生的方向,我认为还是选择平坦的路来走比较好。”

  影山不明白为什么师父会忽然谈到这个话题,他的目光不自觉地随着师父的手指落在了领结旁稍稍显露的锁骨上,这使他听得不太认真,但还是点点头表示记住了。

  “所以——你有没有这种烦恼呢?”

  “没有哦,”影山再次重复,黑沉沉的眼睛几乎要看进灵幻的灵魂里,但口中却在否认着,“没有喜欢的人,也没有受欢迎,这种奢侈的烦恼我没有啦。”

  ……这不跟自己自作多情一样吗!

  灵幻实在没了脾气,也恍然大悟发育要比其他人慢的影山在感情方面也并没有自觉。

  一时间也说不上是该失落还是该高兴,灵幻仰头“咕嘟咕嘟”一口气喝干了茶,气势惊人地拍上影山的肩膀。

  “龙套,现在出门跟我去除恶灵!”

  

  影山顺从地点点头,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升入高二后他开始了惊人的正式发育,去年还慢悠悠地只到师父的鼻尖,现在已经要超过了他。

  一直坚持肉体改造部的训练大概起了很大的作用,但他属于天生的瘦,身体还是单单薄薄的,皮肤白纸一样,五官也显出了清秀的痕迹,立在那,像个不作声的长书轴。

 

  灵幻看着少年白杨似的的背影轻轻叹了口气。

  他依赖影山,正如影山依赖他,疏远这个选项也太过难为人了。

 

  走一步算一步吧。

 

 

 

  “师父最近有接到工作吗?”

  ……真是了不得的天然鬼畜啊。

  灵幻捂着受到重击的心脏,心不在焉地摆摆手:“身为一个灵能力者,消灭恶灵对我这种大师当然是举手之劳,偶尔巡视一下就当做义工了。”

  自从跟龙套把灵能的话题说开,灵幻就很少在他面前说这些应付客户的大话,脱口而出后便下意识看向对方的脸。

  影山倒没有在意的样子,反而露出了微笑,仿佛灵幻说出什么都是理所当然的事实。

  “不愧是师父,这里果然有恶灵呢。”

  “啊?……啊啊。”灵幻摆出一副“一切都在我掌握之中”的姿态,内心已经震惊地咆哮起来。

  ‘这种地方?!!!!!’

  

  眼下他们走在熙熙攘攘的广场上,按理说这种人气旺盛的娱乐点恶灵是非常稀少的,但没想到竟然那么巧合地撞上了。

  影山往前走了几步,闭上眼睛搜寻着。

  “并不是什么强大的恶灵,不过因为刚刚产生,所以有点难找。”

  ‘刚、刚刚产生?失策!这么说也许过不了多久就有生意上门了!’

  灵幻新隆哀叹于酬劳的消失,另一方面却因为恶灵没有造成危害而松了口气。

  从本质上看,这个诈欺师的确是个不折不扣的好人。

“既然是小喽罗,那就交给你了龙套,灵能力不常常修炼的话可是会退步的哦。”

  “是,师父。”

  给人造成轻微不适的灵压以影山为圆心四散而去,随即灵幻听到了贴在耳边的细细笑声。

“……师父?”

 

  龙套压力值——90%。

 

  无暇顾及龙套忽然变得极为阴沉恐怖的脸,灵幻正专心对抗自己不受控制的右手,即使对灵能力一窍不通,他也明白现在是被附体的状态。

  果然这是个虚弱的初生恶灵,灵幻的手掌落在影山脸上的力度跟玩具熊的攻击差不多。

  怎么说呢……从影山的角度看,这是个非常温柔的抚摸——意识到这点,灵幻立刻尴尬起来,不过还好已经不需要他说什么,巨大的灵力在接触的同时冲进了自己的身体,恶灵像碰到了盐的蛞蝓,在被消灭前惨叫着逃逸出来,不过也只是时间的问题,恶灵刚暴露在空气里就被影山用更加冷酷的做法撕碎了。

  手掌还贴在他的脸颊上,方才还恐怖得像个大魔王的龙套已经安静了下来,眼睛还闪啊闪的,似乎很高兴的样子。

 

 

  灵幻再次睁开眼,已经躺在了相谈所里的除(按)灵(摩)床上。

  “嘶——好冷,龙套,空调太低啦 ……”他迷迷糊糊地去摸遥控器,但中途被人拉住了手指,太过温暖了,灵幻不自觉地动了动挠了下对方的手心。

  影山“刷”地缩回手,脸红心跳了一会后又慢慢把手贴上了灵幻被冻得发白的脸庞。

  “师父,小酒窝说这是恶灵附身的后遗症,过几个小时才能恢复。”

 

  ——如果这是部漫画,灵幻就能看到昏倒前后弟子的压力值从90%降到5%,又突飞到100%,现在反反复复稳定在50%的奇观。

 

  “妈的……冷死了!附身恶灵都去死吧!”连同小酒窝也迁怒地骂了一顿,在靠意志力也战胜不了的寒冷下灵幻放弃了一直维持的成熟成年人姿态,可怜兮兮地缩成一团。

  影山从手掌朝他体内输送着温和的灵力,但情况还远远得不到缓解,灵幻的脸色好了点,脚趾却因为得不到照顾而蜷得更紧。

  龙套思考了一会,脸慢慢地红了,配合着呆呆的面瘫脸看起来非常可爱——身为暗恋者的灵幻在心里竖了竖大拇指。

  不过下一秒他就无法优哉游哉地胡思乱想了:

  影山小声地道了句歉,就脱掉了外套,跟灵幻躺在了一起。

  按摩床很小,把灵幻装进去都有些勉强,现在影山靠了过来,他几乎掉了下去——事实上他也确实掉了下去,不过被影山用超能力托在了半空。

  龙套侧睡着摆好姿势,就把师父拉过来塞进了怀里,他长手长脚,一并起来就把蜷缩的灵幻完美地扣住了,灵能力布满全身,灵幻从头到脚都像沉进了温泉里。

  “mmmmmmob!”

  对他发出的惨叫感到疑惑,影山茫然地低下头:“师父,哪里不舒服吗?”

  哪里都不舒服啊!拿那么纯洁的表情发问我会有罪恶感的啊!

 “……你小子,你也该有点自觉吧。”

  灵幻在昏昏沉沉的温暖里放松地说出了直白的心情。

 “自觉?”影山不解地重复。

 “没错,一直这样天然也会给人造成困扰的,在为师的教导下你也成长为真正的男子汉了嘛,在学习跟人交往之前,先弄弄清自己周围的空气吧。”

  这忠告近乎于指责,影山不明所以地反问:“有什么不对吗?”

  ——所以说哪里都不对啊!正常人会以这个姿势抱着年长的同性吗!后遗症比预料得还让人头疼,寒冷稍稍缓解后就是无法抵抗的困倦,灵幻含糊地说:“我是说……你也该出师了……”

  “……师父的意思是要我离开相谈所吗?”

  灵幻实在困得不行,压根没有听清龙套的话,胡乱地点点头就睡了过去。

 

 

  这次,灵幻被热醒了,他往旁边摸了摸,什么都没碰到。

  “好热啊……龙套,你有开空调吗?”

  还是中午,蝉鸣从窗外传来,整个相谈所热得像个蒸笼。

  “龙套,龙套?”灵幻从小床上爬起,扯着领口扇风,刚坐起来就被地板上的影山吓了一跳,“龙套!你怎么样?”

  影山毫无反应,眼睛紧闭着,脸上全是汗,苍白得吓人,衬衫湿答答地黏在身上。

  灵幻刚碰到他就被体温烫了一哆嗦。

  这小子中暑了!

  短暂的惊慌后,灵幻快速恢复了可靠的师长风范,一边解开弟子的衣扣一边把冰箱里的冷饮和冰块都堆在影山的身上,打开窗子,开启空调和风扇。

  过于强悍的超能力常常会让人忽略影山本身的体质,做完一切后灵幻才开始后怕。

 

  自从龙套来到相谈所后,灵幻抽烟的次数就大幅度下降,现在焦躁下只觉得喉咙发痒,他摩擦着口袋里的烟盒,想了想还是拿出了一根,不点燃地叼在嘴唇之间。

  身后的影山动了动,悄无声息地站了起来,他身上除了汗还有冰块化开的水,滴答滴答地落在了地板上,灵幻被水鬼一样的弟子吓到了,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退,靠在了窗户上。

  “龙套,我说啊,虽然尊重师父让我很高兴,不过再怎么样把自己搞到中暑也太夸张了……龙、龙套?”

  灵幻是个很大胆的人,没人比他更清楚藏在影山茂夫身体里那可以被称为“异常”的力量,他却从来没有害怕过。那股力量被弟子规规矩矩地束缚着,他严格遵照着跟自己的承诺,灵幻也因为这点为这个弟子骄傲了很长时间。

  但此时——

  看着睁开眼睛站在自己面前的人,灵幻的心脏不由稍稍收缩起来。

  齐耳的锅盖头稍稍飞起,露出了少年细长的眉毛,一向呆呆的眼睛与其说凌厉不如说是接近无机质的目空一切,像被神注视着,巨大的压迫感甚至让灵幻的身体发出了难以支撑的响声。

  平日的龙套大概还在昏迷着,现在控制着这具身体的是彻底丢了束缚的“影山茂夫”——如果没有遇到灵幻新隆,他大概早就变成了这副大魔王的样子。

  灵幻被抵在墙壁上,出乎意料的是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极为温柔。

  影山茂夫面无表情地靠近灵幻,伸手取下了他口中的香烟,下一瞬间,捏在他指尖的烟草粉碎成不可见的尘土。灵幻被这一手镇住了,不由开始担心起肩膀。

  他胡思乱想着,没有察觉到这份轻松来源于影山不可能伤害自己的底气。

  不过这份淡定也只维持了一会——直到影山亲上了师父的嘴唇。

  ……到底是什么刺激到了大魔王人格啊!

  灵幻在心里惨叫着,觉得自己关于恋爱与人生的教导都喂了狗,失败!明明自己在嘴炮上从不会输给任何人!

  选择性遗忘了好几次嘴炮玩脱的情形,灵幻满脸冷汗地任大魔王形态的龙套在嘴上磨蹭着。

  不过还真是青涩又拙劣的吻技。

  灵幻几乎要职业病地教导他了。

 

TBC

评论(27)
热度(995)

© 蓼彼萧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