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转载,茂灵洁癖

【茂灵】前夫前夫之二

不算长篇,大概是想起脑洞就会来一发的单元剧

文风突变,大量二设,非常OOC

前夫前夫之一


前夫前夫之二


  影山和灵幻双双出了区役所的大门,时下周末,正是结婚和离婚的高峰期。

  两方共用一个地点,一方喜气洋洋一方势同水火,偶尔也可能反过来,仿佛各自气氛中出了叛徒。

  比如灵幻眼前这对就很好玩。

  男的彬彬有礼:“希望之后还能做朋友。”

  女的勃然大怒:“谁他妈要和你做朋友!”

  男方只笑,伸手要去拉对方,对方又气得打开他的手,灵幻看俩人纠纠缠缠气氛诡异,心想离婚还要塞人一口狗粮,复婚的大门已经在不远处等着二位,快放弃对命运的挣扎吧。

  他正感叹,忽然觉得放在自己身上的视线也不太对劲。灵幻敏锐地一扭头,先看到了影山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俩人手里的离婚证都还没塞回包里,就这么相拥而行,堪称气氛诡异之最。

  他刚要提醒对方剧本不对的事,影山就微微垂下头与他对视了。

  “一会儿去看电影?”

  放在身上的视线已经震惊到不能更震惊。

  灵幻新隆干笑着摁住了他的手:“我要先回家一趟。”

  影山点点头。

  灵幻看一眼就知道他没明白自己的意思,忙补充说:“我说的是回老家,这种大事不好不通知家里吧,电话又说不清楚。”

  影山看了他一会儿,似乎没听出来他这是想跑路的托词,又点点头。


  回到家俩人各自收拾东西,衣柜的衣服早就混杂不清,他们体型身高都相似,有时候衣服都是随手乱穿,现在离婚了,灵幻用远观的角度才看出俩人的相处早就各种不正常。

  他拿起一件衬衫竟死活想不起来到底是谁的。

  “这你的还是我的?”他冲旁边的影山问。

  影山不说话,再次用足以让灵幻毛骨悚然的眼神注视着他,不是恐吓,而是一种莫名其妙的低落,仿佛有东西在他眼中滑落得消失,其他生物挤压着再度生长出来。

  他这个神色一出,灵幻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错在哪儿却不太知晓。

  “我也不知道。”

  影山收回目光,随手把两件T恤塞到背包里。

  “我先走了。”他朝灵幻微微鞠了下身,转头就出了房间,动作之麻利简直让灵幻目瞪口呆。

  ……难道龙套真的很想看电影?

  他坐在床上拿出手机搜了搜,除了他俩前几天看完的剩下的几乎全是烂片。思索了半天也没想出来个结果,后来一转念:我干嘛非得搞明白他生气的原因呢?

  话虽如此,灵幻还是觉得有点空,像吃下了甜甜圈中间的空白。


  灵幻新隆老家在靠海的乡下,如果他和影山同时出发,影山到家的时候他的路程刚好过了一半,不过他们基本同出同回,偶尔分开也要借着停靠休息的几分钟在调味料市的站台上絮叨些没什么营养的话。

  从开始坐到结尾一直是灵幻一个人的情况还真是久违。

  因此途径调味料站灵幻不自觉地透过窗口往外看,影山比他早走了近乎一个小时,他自然什么都看不到,只有一只鸟雀跳在台阶上。

  “好小子。”

  灵幻喃喃感慨,索性闭上眼睛养神。隐约间好像看到远处有人飞奔而来,但想想是眼花也说不定。


  好不容易拖着箱子到了家门口,天空白花花的一片火,灵幻热得恨不得把自己淹进海里,一推门——锁了。灵幻有点傻眼,家里的钥匙早八百年前就换了,但他因为懒一直没去配,现下叫天不应只好悲苦地坐在门口,给灵幻妈去了个电话。

  “锁外面了?”

  “是啊,您快回吧。”

  “先让小茂用超能力开锁,我这儿抽不开身。”

  灵幻被她的称呼肉麻得一哆嗦,心里疯狂腹诽超能力是这么用的吗?似乎全然忘了自己平时都拿影山的超能力做些什么鸡毛蒜皮的事。

  他心里憋得难受,嘴上依旧喊得甜:“你家小茂今天没来,就我一个。”

  电话那边不说话了,过了一会才听到轻声的一句问。

  “你俩吵架了?”

  “不是不是,是有好消息告诉您。”

  这句话效果斐然,没多大会儿灵幻妈就走了过来,手里还提着一袋饮料。灵幻探头一看——一大半都是冰牛奶,他也无暇指责偏心了,门一开就飞快地拉着箱子溜进屋。放包,开空调,躺沙发,一气呵成。

  “到了也不说先给你爸上柱香。”

  灵幻妈埋怨,伸手拿出一瓶冰饮料放在儿子头上。

  灵幻已经奄奄一息,看什么都是白花花的虚影,他有气无力地摆摆手:“等我缓一缓,缓一缓。”

  三分钟后他歇过一口气。

  然后起身取香,恭敬地拜了拜,烟红袅袅,龛上放着一个温和的男人遗照,灵幻与父亲许久未见此时心情难得平和,茫茫中只有单调的蝉鸣。

  灵幻妈把饮料都归放在冰箱里,又拿出切好的西瓜。

  “小茂明天过来?”

  蝉鸣再次变成洪水。

  灵幻无奈地说:“您今天怎么老提他啊?平时也不见你问。”

  “废话,平时他不都在你身边吗?”

  灵幻妈嗔看他一眼。

  灵幻苦思:“……也没这么亲近吧?”他妈听到这句话立刻敏锐起来:“到底怎么回事?你说的好消息又是什么?”

  灵幻刚要说话,窗上忽然一声响,他抬眼一看——原来是刚起了大风,把一粒果子吹了进来,不知道为什么开始狂跳的心又不知为何的发沉,灵幻忙低头掩饰地吃瓜,含糊地说:“我和龙套离婚了。”

  “……什么?”

  灵幻妈怀疑自己没听清。

  灵幻倒是惊奇了,他原本以为她会立刻高兴地跳起来,但等了等还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于是他又重复了一遍:“我和你家小茂离婚了,开心不开心?”

  “离婚了?”

  “离婚了。”

  “谁提的?”

  “我啊。”

  灵幻话刚出口就直觉不妙,慌忙往旁边一避,一块沙瓤西瓜就碎在刚刚坐的地方,他茫然无知——这是他今天第二次惹人生气,依旧不明原因。这在擅长察言观色的灵幻大师身上可是绝无仅有的,于是他这次虚心问:“怎么了?”

  灵幻妈脸色铁青,手下四处乱摸,好像在找一个趁手的家伙。

  灵幻瞬间跑远,他这妈脾气好性格佳,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以前常爱催他相亲——这对父母来说不是什么大毛病,何况灵幻也知道自己在婚姻上挺让人发愁的,后来和影山结婚的时候他妈差点没背过气,但不能说——好歹一条人命。

  人命怎么着也比灵幻并不想要的婚姻值钱。

  “我说你怎么戒烟了,”灵幻妈妈当时痛心疾首,“我早该发觉的!”

  “……”

  灵幻心想影山十岁的时候他就开始戒烟,这话说得也太丧心病狂了,他想着的时候偷眼瞧了瞧地上陪他跪着的影山,果然看到对方愣了愣,随即笑了。

  影山不常笑,所以这种场合下他还是出神了一会儿。

  灵幻妈妈看到他俩的眉来眼去更是一通气,灵幻该劝的都劝了,心里其实也觉得很对不起,眼睛悄悄转了转,看到了一旁的老爸,灵幻爸爸在他大学的时候去世,灵幻一边安抚妈妈一边安排葬礼,还要应付些不好惹的亲戚,几天下来瘦了十斤长了十岁。

  就是不知道如果老爸看到自己要跟个大男人结婚是什么想法。

  灵幻妈看他发呆,立刻一声喝问:“想什么呢!”

  “想我爸。”灵幻老实地说。

  灵幻妈忽然卡壳了,定定地在他和影山身上来回看,看了半天仿佛一股气泄了出来,她疲倦地摆摆手:“算了,你让我想想。”

  她抱着丈夫的遗像在房间里想了一夜,第二天竟然松口了这件事。


  灵幻新隆想得远,他一直以为虽然自己妈对影山态度不错,但全赖对方是个小辈,在长辈面前又懂事又听话,小时候可能阴沉沉的还不招人待见,大了后身高抽条,连那份阴沉都变成了沉稳,对长辈简直是一把利器。

  如果在结婚对象上,他妈不一定真喜欢影山。

  “妈,”他奇怪,“您是真不开心啊?”

  灵幻妈指指身边:“坐好。”

  灵幻低眉顺眼地依言坐直,正要说话就被打了头,力道和他小时候出去熊被抓回来的时候没两样:“嘶……您老当益壮。”

  “少贫嘴!”灵幻妈收回手,上面真的打出了一片红,她无视地说,“到底怎么了?”

  “您到底怎么了?”

  “你说我怎么了?”俩人绕口令似的拐弯,灵幻妈气得不行,“人家小孩十八岁跟你结婚,你说不要就不要?”

  “我是被逼的啊!”灵幻被这句人渣指责弄得无语凝噎。

  “得了,我还不了解你,看起来滑不留手,但在不愿意的事上哪次不固执得跟石头似的。”

  是啊,您看的都比我清。

  灵幻心里一笑,却没什么真心笑的意思。

  他也是过了好久才明白:如果自己真对影山一点意思都没,这场婚姻的确是不可能会发生的,他不信自己真想不出什么办法,但正因为是对方,结婚反而是最省事最顺理成章的选择。

  灵幻妈看他不嘴硬了,便伸出手指点点他:“把你爸拿过来。”

  “……”

  灵幻心想这话怎么这么别扭,还是乖乖去抱照片。

  灵幻妈在照片上摸了摸,上面被擦得干干净净,这一上去立刻加了点指纹印,她也不急,又慢吞吞地用掌侧把指纹擦干净。

  “你知道我当时为什么同意你俩?”

  “……因为我俩看起来很真爱?”

  灵幻妈白他一眼:“你当我真傻?当初我和你爸在一起的时候也一堆人不同意的,我和他说不行咱俩就私奔,结果你爸特别生气,”她笑了起来,灵幻竟看得鼻子酸涩,“他说你嫁给我关别人什么事,怎么也轮不到我们走。”

  灵幻还是第一次听妈讲他俩以前的事,感觉非常奇妙。

  他那时候还未诞生,也许还是以一个恶灵的身份存活于世,他听着对方讲故事好像自己也目击了一样,因为血缘亲近而更加带点心情激荡的美好。

  他们经历了人生的绝大半,爱得不留余地。

  所以最后父亲走的时候,母亲泪都流不出,只坐在一边发呆,间或发出残喘似的叹息:“轮到我们走了啊,”她这样说着,“那你先走,等等我吧。”

  灵幻对这种感情又心悸又向往,自己也不知道哪个成分更多。

  “我虽然希望你结婚,但你要知道我想的是你能安定,”灵幻妈摸了摸他的头,好像在摸那个闯了祸的小孩,“重要的是你喜欢。”

  “你喜欢吗?”她问。

  

  灵幻新隆白收拾了那么多衣服,当天下午又跑了回去。

  路过调味料市站台他迟疑了下,那只傻鸟依旧在站台上跳来跳去,灵幻疑心它翅膀受伤了,但刚要去看,那鸟就振翅而飞,一眨眼消失不见了。

  灵幻心里一气,心想你早不飞晚不飞,非这个时候跑路,这还怎么让我有借口下车?

  最终他回到和影山一起住的地方,心想这样也好,自己能够真正冷静两天,来验证到底是不是什么“相爱的错觉”,这么想的时候,心里的一块铅垂再次下落,重得难受。

  他打开灯,却忽然愣住了。

  ——影山正坐在桌子前不声不响地看着他。

  “怎么不开灯?”灵幻咳了咳。

  “回来的时候天还没黑。”影山回答。

  “黑了怎么不开?”

  灵幻继续没营养的对话,琐碎无聊,尝起来也是淡味的一块。

  “没必要。”

  灵幻不去深想他说的深意,他又看了看影山,忽然笑起来:“你也挨打了?”

  影山无奈点头,灯光下额头的红痕一览无余。

  灵幻于是走进厨房,各煮了一个鸡蛋,俩人相对而坐,拿毛巾包着在额头上滚滚滚。

  又同时笑了。

  “一会儿去看电影?”灵幻神态自然。


END


以及我为什么今天如此高产,因为……明天开始要分别和朋友家人旅游两次,家人那个不知道今年是在国内还是国外,希望国内吧……中间摸不到文档,so……

给评论比哈特,爱你们(嘴笨不知道怎么回,但看到真的太开心了XDDD


评论(18)
热度(258)

© 蓼彼萧斯 | Powered by LOFTER